※長谷部的故事,無cp
※長谷部沼好深爬不出來

 

白茫茫的秋霧之中,一切都變得模糊不清。淡紫色的桔梗花帶著清晨的露珠,在迷茫中漫延著無邊無際、孤獨等待的花香……


“長谷部,你能陪我賞花嗎?”
“遵從主的意願。”

長谷部露出一貫的微笑,陪著審神者在開滿各色花朵的後庭散步。

對於花,長谷部並不討厭,美麗又或散著怡人香氣的植物反倒能讓人心情愉快起來。

但,現在是初秋,也就是那個殺死信長公的明智光秀,所擁有的家紋之花--桔梗的盛開之日。

不,那只是庭院中的花,沒問題的,就算是會讓他想起過往的仇敵之花,也……

“長谷部?怎麼了?”
審神者的聲音打斷了思緒,長谷部立刻回過神來,垂眼遮住眼底的情緒,欠身向審神者道歉:“非常抱歉,我走神了,望主責罰。”

“不,沒關係的。”
聽到審神者又如同平時寬容的輕笑著,長谷部感覺到耳際被別了什麼東西,柔軟的觸感蹭著臉頰……是花嗎?
有些驚訝的抬頭看向審神者,瞳孔卻立刻緊縮起來。

現今他侍奉且敬愛著的主上,身旁卻是大片的桔梗……那麼別在他耳際的,自然也只能是這種花了。

“嗯,果然非常合適。”審神者沒注意到長谷部的異常,雙手輕拂上在長谷部的臉頰,“與你的瞳色相同美麗的淡紫桔梗,花語是誠實、柔順,是和你十分相襯的花呢。”

長谷部忍下在胃裡翻攪的噁心感,握緊了拳,指甲深陷掌心,刺痛感讓他清醒了一些,他強迫自己要露出與往常無異的微笑:“感激不盡。”

回到自己房間的長谷部迅速的將別在耳旁的花朵拿下丟在地上,莫名的窒息感讓他喘不過氣,呼吸急促地抬起腳想把那令人厭惡的紫色摧毀時,理智卻提醒他這是現今的主上所贈與的禮物,說是適合他的禮物。

“啊啊……”他跌坐在地,逃避似的用雙手遮住眼睛,拒絕再看。

落在地上的桔梗嘲笑一般的,不斷提醒著血淋淋的事實--自己無法陪伴信長公直到最後,而是被送給了

連 直 臣 都 算 不 上 的 人。


對信長公來說,他只是這等低下的存在嗎?他憶起先前在出陣的過程中,到了本能寺,見到了他本永遠無法目睹的,信長逝去的最後一刻。


清晨的薄霧裡,水色桔梗花紋的旗幟飄揚,叛軍包圍了信長所在的本能寺。信長先以俐落的弓箭射殺明智士兵,然後抽出長槍,指揮小姓迎敵。一朵,又一朵,彷彿盛開的梅,血花在空中不斷的出現又消失,長谷部恍惚的看著信長所持的長槍。

為什麼……為什麼不是我……
是我的話,更能斬殺任何與信長公為敵的人吧,就能保護信長公了吧……

絢麗的血花漸漸地也開始在信長的身上起舞,敵人卻絲毫沒有減少的樣子,拒絕逃走的建議,他退回本能寺殿中,抱著未能豪奪天下的遺憾自盡。

火,如毒蛇一般從寺內竄出,猛烈又瘋狂的將整棟建築吞噬殆盡,熾熱的烈焰燃燒著天空,照亮日光仍然熹微的早晨。

淡紫色的眼裡剩下一片灰燼。

這場戰鬥,他們選擇了魚鱗陣,長谷部和光忠在兩側,四名大太刀在中間。這個陣形犧牲了身旁隊友的支援,尤其在尾端更是弱點,但擁有大太刀強度戰力的優勢,直搗黃龍迅速結束戰鬥才是最理想的選擇。
戰場很大,他們約好在特定的地方集合就開始前往各自的戰場,沒有人發現長谷部的異常。

除了光忠,他與長谷部一同都曾經奉信長為主,他非常擔心對信長忠貞無比的戰友會受到這場戰役的影響。

“都到了嗎?”結束戰鬥的石切丸環視著周遭的隊友。
“不,長谷部還沒。”螢丸四處張望著,也沒能看見長谷部的身影。
“先等等看吧?”次郎提出建議。
“不,太久了,這不尋常。”太郎搖搖頭,黑色的長馬尾隨他的動作擺蕩著。
“我去找他。”光忠心底的不安漣漪一般的,一圈圈擴散開來,逐漸被放大,說完就策馬轉身奔向後方。

光忠先看見配給長谷部的馬--望月,不斷地用前腿刨地,看見他後焦急的嘶鳴一聲然後向右跑去,他跟在望月的身後,一團墨綠色的不祥之氣就在前方。

長谷部正是那團瘴氣的中心,他的頭無力的歪向一邊,眼神沒有任何焦距,被骨獸形狀的敵方環繞,雙腳稍微離地,虛浮在空中,手裡握著燦金色的刀劍本體開始被染上點點黑色。

光忠翻身下馬,一刀斬斷圍繞在他身邊的邪惡骨獸,動作一氣呵成,沒有任何的停頓。

骨獸迎刃碎裂,化成粉塵消失於風中,瘴氣也隨之消散。長谷部卻還是呆呆的站著,光忠見狀將刀插在地上,著急地抓著長谷部的雙肩大力搖晃著對方:“長谷部!喂!快醒醒!”

長谷部被晃的終於有了反應,嘴角拉出弧度,眼裡閃爍的不是清醒的理智,而是瘋狂的光芒。

“吶,光忠,你說改變歷史的話,主公們是不是都能復活了?信長公他就能完成他的霸業了?我們也不用一再目睹主人的逝去與分離,能夠永遠……”

“啪”

光忠憤怒地打了他一巴掌,長谷部被打得偏過頭去,散亂的瀏海遮住了他的表情。
憤怒的表情變得悲哀,光忠輕輕拂上長谷部臉上開始浮現的紅痕。

“你明明就很清楚,就算信長公沒在本能寺死去,他,恐怕還是不會將你尋回的。”
帶著黑色手套的手指撥開褐色的髮,淡紫色的眼睛流轉著早已認清事實的水光,倔強的不肯墜落,看著這樣的長谷部,光忠不禁放軟語氣:“你我都不過是那男人眾多名刀中的一把,況且歷史要改變,是改變不完的。三日月說的不錯,有形之物,終有消逝的那一日,不是嗎?”

靜默了片刻,長谷部沙啞的開口:“抱歉,給你添麻煩了。”
他仰起臉,試圖將眼淚逼回去,頭卻被光忠壓在肩上。
“哭吧,你這傢伙啊,什麼都好,就是過於壓抑又死腦筋了。”
“……”
長谷部沒有回答,光忠卻感覺肩上的布料逐漸被濡濕,他就這樣無聲的哭泣著。
直到他心情平復後,向那片原本是本能寺的遺骸深深鞠躬後,他們才前去與伙伴會合。


長谷部回憶至此,情緒已經平緩許多,眼前攤開的書本正是審神者送給他的花語集-那位溫柔細心的主上最後還是察覺到了,說他的微笑比哭還要難看-,他翻到屬於桔梗的那一頁,發現還有其他軼聞與花語。

傳說桔梗花開代表幸福再度降臨。可是,有人能抓住幸福,有的人卻註定無緣。
因此桔梗有著雙層含義--永恆的愛和絕望的愛。

下方有著審神者端正的字跡:長谷部,你是哪一種呢?

長谷部溫暖的笑了,閉上眼,十指交握在胸前,祈願一般的說著:“____”

創作者介紹

新月之夜下盛開的紫藤花

Trenvi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